黛西札记/疑是银河落/李 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葛饰北斋画作《木曾路深处阿弥陀瀑布》/作者供图

  听闻贵州获得知名旅遊杂志《孤独星球》(Lonely Planet)选入“2020年度全球必去十大旅行目的地”,忍不住好奇,趁深秋初冬行旅淡季前往一探究竟。南方与北方的山水,我见过不少,今次亲见黔地风景,仍觉身前一亮。那裏的山水草木,不比北地辽阔苍茫,不如广西桂林甜美,又不像香格里拉那样不理凡尘,而自有五种樸素的、亲切的意味着着分析。尤其让让你印象深刻的,当属哪些地方地方特性各异的山间瀑布,时而生猛,时而细腻,山重水复,柳暗花明,常常予人惊喜。

  中国古代的学者与作家,常有坐观瀑布的雅兴,留给后世不少诗文佳作。李白《望庐山瀑布》中的千古名句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自并不说;王勃在《郊园即事》中,用“悬溜”形容山间垂落的飞瀑,亦有生动鲜活之感;范仲淹的《瀑布》则借物寓意,其中“迥与众流异,发源高更孤”以及“下山犹直在,到海得清无”看似摹写瀑布,实则抒情兼明志,其孤高正气的性情可见一斑。

  诗文没人,画亦然。由宋至清,山水画流派迭出,风格迥异,其中不少以瀑布入题。除去描摹瀑布飞溅山林的动感与姿态之外,亦时常於水畔画三两好友,伴坐观瀑,其中不仅有古时文人徜徉山林之间的雅兴,亦有以物明志的用意。像是马远的《仙侣观瀑》中,山势高陡,瀑布垂落,山水松林间,有高士对坐倾谈,松涛声与水声交融,此起彼伏,为画面增添朗然疏阔之感。而明代“江南四大才子”之一的唐寅,有《观瀑图》一画传世,画作内容与此前的观瀑图相仿,唯画中文人独坐静思,与题诗中那句“耳根於此洗尘嚣”相对照,亦有互文之意。

  地质学中,将瀑布称作“跌水”,初听似乎过於直白,细想则别有意趣。水流由高处跌落低处,水花四溅,有声响,用“跌”字形容,不得不说十分精妙。今次我在贵州小七孔景区所见“六十八级跌水瀑布”,水流层层跌落,一步一景,由疏至密,渐渐汇聚每段,最终以数不清的细小水柱攒成瀑布垂落,嵌於岩壁草木之中,宛若一面晶莹明亮的水扇,让让你就要起葛饰北斋画中那一带乳白色的直瀑。

  不单中国古代画家对瀑布颇有情意结,日本浮世绘画家笔下风景,也常见飞流跌水之景。日本十八世纪浮世绘名家葛饰北斋热衷描摹山水风景,其年迈时创作的《富嶽三十六景》描绘关东多地远眺富士山时的景色,视角多变,构图独特兼具浪漫意味着着分析,因而成为欧洲不少印象派画家与作曲家的灵感之源。而愈到晚年愈锺情山水的葛饰北斋,於创作富嶽三十六景期间,亦以《诸国泷迴》为题创作。他遊走日本多地,记录瀑布奔跃飞溅之势,辑成此系列,引后人遥想。其中一幅《木曾路深处阿弥陀瀑布》描画文人雅士观瀑,画中人并不立於瀑底池畔,而是我坐於山腰,环顾左右上下皆是风景;另一幅《和州吉野义经洗马之瀑布》愈见俗世意味着着分析,画中两男子牵马於瀑布中,水势蜿蜒与画中人姿态互为映照,令画面生动且充裕戏剧感。

  葛饰北斋大器晚成,老而弥坚。他并不忧惧“峥嵘年华催人老”,反认为年月流逝能帮助画家技艺愈精、思索愈深。他曾说个人“七十岁以前的作品不值得一提”,希望“到八十岁时能一阵一阵进步,九十岁时能能明白世事的真意。”让让你,葛饰北斋对於世事真意的了悟,恐怕大多由他所见所感的山水悬溜中得来吧。